3522vip8888

3522vip8888
主页 > 资讯 >
杜月笙谈处世:最高明的,不是打败别人,而是没有敌人
2022-03-27 17:01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上回说到,抗战打响,日本人三次威逼利诱杜月笙,都被杜月笙巧妙敷衍过去;黄金荣明辨是非,对日本人的不义之财丝毫没兴趣;唯有张啸林,痛痛快快做了汉奸,只想要日本人保他一个浙江省长做一做。

 
杜月笙清楚,在战争年代,一旦选择了对立的阵营,就算是亲兄弟也会变成沙场上刀剑相向的敌人。他不放心张啸林,因他在和戴笠合作期间杀死过太多的汉奸了。日本人永远不会真心将汉奸当作自己人,而中国人也不能容忍这样一个卖国的同胞,所以张啸林的未来只会名利两空,能保住一条小命就已经不错了。
 
人各有志,杜月笙已经被蒋介石“安排”到了香港,张啸林的未来他已经鞭长莫及,他能做的就是安排好自己手下的青帮弟子,最重要的就是安排好杜月笙手下的核心团队。
 
 
 
前文大家曾经说过,杜月笙几乎能让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心里舒服”,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个世界上最利害的不是“打败”,最利害的是“没有敌人”。当年林桂生从众多弟子之中相中了杜月笙,提拔他步步高升,那么杜月笙手下的心腹又是怎样一拨人才呢?
 
黄国栋,杜月笙的账房先生。在杜月笙年轻混迹上海之时,曾经有一名老账房先生帮助过他,给他一些坏到卖不掉的水果,让他削了在街边叫卖。杜月笙在黄文祥的帮助之下活了下来,成名之后就让黄文祥的儿子为自己管钱。黄国栋也没有让杜月笙失望过,不仅忠心而且沉稳可靠。
 
杜月笙离开香港之前,和黄国栋好好算了一笔账。因为此前支撑抗战消耗巨大,杜月笙一共欠了500多万元的巨款。
 
黄国栋算完账,略有些担忧。而杜月笙却十分从容,国难当头,很多事情已经不是钱能衡量的了。
 
所有的欠债,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总会慢慢赚回来还清的。但家国没有了,留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杜月笙杜公馆的总管万墨林是杜月笙的远房表弟,大字不识几个,但记忆力超群,可以背下几百个电话号码。
 
杜月笙成名之后,很多亲戚都把家里的小辈往杜月笙这里强塞,希翼杜月笙能够带着他们发家致富。但杜月笙从来都只是拿些钱打发了事,只将万墨林留在了身边。杜月笙刚到上海时生了一场大病,若不是万墨林前来看望他发现,若不是姑母衣不解带地照顾他,怕是他早就丢了这条小命了。
 
万墨林没有读过书,但跟杜月笙时间长了,骨子里也有种英雄气。他前后两次被汪伪政府抓获,严刑拷打却一字不说,杜月笙视他为亲兄弟。
 
杜月笙离开上海,杜公馆的一切还是需要运作下去,杜月笙为他安排了两个助手朱文德和黄国栋。
 
朱文德是杜月笙的表弟,他和万墨林不同,他读过几年书,还是一名律师。杜月笙希翼在他离开上海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朱文德可以协助万墨林收发电报和书写信件。这是万墨林的短板,朱文德完全可以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曾经在杜月笙账房之中管账的杨渔笙,后来在杜月笙的中汇银行之中担任要职。银行之中,杜月笙对他最为信任,他希翼在他离开上海之后,由杨渔笙替他向赈灾委员会颁发救济费用。
 
杜月笙连自己都保不住了,他这么做多少会让人觉得多此一举。首先,他能在看不见的情况之下,将送钱的大事交给杨渔笙来全权代理,说明他对杨渔笙的信任是绝对的。
 
而且,杜月笙坚持捐助,并非只是想要捐助百姓这么简单。他知晓日本人为了拉拢汉奸不惜一切,如果这些救助款跟不上,很多人很容易就会被日本人的利益给吸引,从而会有更多的人成为汉奸。
 
 
 
杜月笙还有一名非常重要的秘书徐采丞,很多人对万墨林很熟悉,很少有人提及徐采丞。徐采丞原本跟着史量才,是个小商人。在淞沪会战之时,他参加了杜月笙创建的上海市地方协会,这个商界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被杜月笙挖掘出来。
 
杜月笙看中他做事的精明和为人的豪爽大气,对他印象很好。史量才遇刺之后,徐采丞没了靠山,自己开办的小民生纱厂快要倒闭之时,是杜月笙伸手拉了他一把,让他的小企业起死回生。
 
徐采丞对杜月笙十分感激,后来就拜入了杜月笙的门下。杜月笙对于徐采丞的看中绝对不亚于万墨林。他离开后,将所有的大小事宜都交给了徐采丞来统筹规划。不仅仅是青帮杜月笙手下的弟子还有恒舍的弟子们,甚至于万墨林都是要听从徐采丞的调遣的。
 
徐采丞在拜入杜月笙门下之前,就已经多次和日本人做过生意。他和日本诸多大财阀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人脉甚至渗入了日本的军政机关。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徐采丞的确可以为杜月笙带来诸多便利。
 
徐采丞和日本军官川本大作关系非常好,川本大作一直认为徐采丞是“亲日分子”,不仅对他无条件信任,还给他带来了很多方便之处。
 
徐采丞在和杜月笙正式交接之前,已经和川本大作商谈过,川本愿意帮助杜月笙保全付诸他诸多心血的杜家祠堂,但是作为日本军方,他们已经收到命令将杜月笙拦截在上海,不允许离开。所以在沿江一带,日本人已经布下了重兵,杜月笙如果想要从水路离开,川本也必须要带兵来拦截。
 
 
对于川本的情报,杜月笙并没有太多顾虑,他已经想要了对策。在离开当日,他只是和几位夫人和子女简单告别,像往常一样按时按点来到十八楼。跟踪他的日本人都以为他和从前一样只是来找姚玉兰,并且在姚玉兰处过夜。没想到杜月笙立即在十八楼换了另一辆车,大大方方地从十八楼之中开了出来,直奔法租界的码头,坐上豪华游轮扬长而去。
 
都说“人离乡贱”,杜月笙离开了曾经一砖一瓦打拼的上海滩杜家天下,心中并没有多少恐惧和担忧。
 
他一直都在锻炼自己的杜家团队,并且放心将自己的家业全部交给他们。这不仅仅是能力和能力的相互弥补,也是人与人信任的相互依存,正如杜月笙说过,他要做到这世上没有敌人,就从身边人的信任开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