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8888

“996根本不算什么”!3522vip8888显示:大三甲医生每天至少工作10小时,加班没有加班费
2023-08-14 18:43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近日,上有消息称,有医院发布通知,根据专项工作检查问题反馈整改要求,实行每周40小时工作制,并且取消周末加班工资、错时补贴。

 
该消息来源不明,但在网上引发热烈反响。有医生网友表示:“取消加班费?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加班费?”还有人表示:“我现在一周工作80个小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工作减半?”
 
多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医生都表示,每周40小时工作制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他们每周基本的工作时长都在60-80个小时,“连轴转”往往是常态。而且很多上海大型医疗机构基本没有“加班费”一说,一些江浙的三甲医院医生也表示,加班费虽然“非常微薄”,但也“很久未发”。
 
某上海大型三甲医院科室副主任阮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每天工作时长都超过10小时,一周工作时间基本都在60小时以上,而且到家也要忙工作相关的事情,基本需要7天24小时在线,而且以前有夜班的时候需要连续工作24小时,一周两个夜班就接近50个小时了。
 
“夜班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8点,还要查房,走的时候至少10点半,连续工作26个多小时。”阮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也没啥好抱怨的,大家基本上都一样。”
 
他还表示,一般升为科室主任级别就可以不值夜班了,就是主任医生也还是要值夜班,但每个医院的具体规定还不太一样。
 
与阮某在同一所医院的一位心内科副主任医师王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40小时工作制在医生群体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我现在基本每天周一、周三、周五都是从早上8点工作到次日凌晨,因为有手术,手术第二天还是要上班的;周二和周四基本工作到5、6点,周末时间还要搞科研。”
 
这意味着即便不算上搞科研的时间,王曦每周的工作时长也已经接近70个小时。“这都是在玩命。”他开玩笑说,“偶尔有空的时候,周末会打打球。”
 
和王曦一起打球的李明也是一家上海三甲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原则上大家是8点上班,5点下班,每周5天,但实际上基本做不到,我应该是每天工作12个小时,5天是60个小时,再每周算一个夜班,就是额外的12小时,大约72小时每周左右。如果周末加上,工作时长也要达到80-100小时。”
 
李明说道,医、教、研是他的三部分工作,光“医”的部分每周可能就达到80个小时。“温水煮青蛙,永远觉得过一阵子就会好一点,结果发现永远是之前的那阵子是最不忙的时候,越往后越忙。”他感慨道。
 
另一家上海大型三甲医院主治医生陈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正常的工作时间是一天8小时,但基本上也不可能完成。“加班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比如手术没有做完,病例没有写完,病人突然要抢救等等。”陈宇说。
 
他表示,医生加班并没有额外的“加班费”,“这在医疗界基本是一样的,加班做的事情也是份内工作。”他表示,“大家的工作主要是门诊、手术以及病房。按照大家科室的安排,我现在主要负责病房和手术,而其他专门排在门诊的人就不用去病房。”
 
陈宇所在的大型三甲医院对科研的要求极高。“大家都要做科研,但是科研必须得申请到经费才有钱,不然就自己掏钱,包括动物实验、试剂耗材、劳务费这些都得自己承担,没有地方可以报销。”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但是由于医生的晋升与科研成果密切相关,很多人即便是贴了钱也要硬做。
 
对此,陈宇所在医院的一位前管理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大家医院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但是可以调休。”不过即便如此,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很多医生的调休日也很难抽时间用掉。
 
“比较保守估计的话,一周工作65个小时,这不算晚上加班,也不包括科研,如果周末值班,就是70多个小时。”上海某大型三甲医院主治医生徐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越是好的科室越累。”她补充说,曾在出差途中亲眼目睹本院脑外科一名主任在红眼航班落地后,还不停在用微信发工作语音,“外科白天要开刀,其他科研工作只能放在晚上讨论。”
 
不仅是大城市的医生工作时间长,一些地方医院的医生也并不“清闲”。江苏某市三甲医院副主任医师刘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有时早上7点到科里,查房、会诊,下午门诊,夜里值班,第二天一天手术,夜里接着急诊手术备班,最多的时候夜里做过3台手术,然后第三天接着上班。”
 
按照刘涛的工作时间安排,最长的时间连续“作战”三天两夜,也就是连续工作超过60个小时,第二天还要接着再上班。“其实这些也并不是医院强制的,大家都是为了完成职责,这在大家行业很正常,大家都是这样的。”刘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很多医生的工作时间是8-12-6(每天早上8点到夜里12点,一周6天),996根本不算什么。”一位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等熬到了副高级别,专家门诊40元,普通门诊25元,现在理个发都要50-100元。极少的贪腐真的代表不了辛苦的医生群体。”